您的當前位置: 人文地理 > 正文
突發新聞 / 棗莊新聞網

走馬水泉探風物

作者:楊軍 孔浩 岳娜 劉明祥 文章來源: 棗莊新聞網 發布時間:2013-07-05 15:48:30 社區討論

 

 
 
 
 
 
 

記者 楊軍 孔浩 岳娜

通訊員 劉明祥 文/圖

據最新出版的《京杭運河•齊魯風情》(棗莊卷)一書介紹,薛河因其上游流經薛山而得名,發源于山亭區水泉鎮、徐莊鎮境內,其下游屬十字河水系。其上游有三大支流,北支發源于山亭區水泉鎮海拔528米柴山的西江;中支發源于山亭區徐莊鎮海拔598米泉崮山的東江,東江和西江匯于山城街道海子村,始稱薛河,向西南流經滕州市羊莊鎮;南支發源于山亭區鳧城鎮定盤山口的大計河(即巨龍河),自左匯入。薛河自水泉鎮柴山算起,全長89.6公里。

為了追溯薛河的源頭,了解當地的自然風光、風土人情,以及古代留下的文化遺存,7月2日,本報“走薛河”采訪組冒雨來到山亭區水泉鎮采訪,在這個號稱“中國火櫻桃•中華奇石之鄉”的山水小鎮中,著實體驗了一把“人在畫中游,處處皆美景”的名不虛傳。

板上踏歌

板上村位于水泉鎮的東南方,在蒙蒙細雨中,這個被河流環繞的小山村,像一位嬌羞的村姑,愈加顯得嫵媚可人。記者首先來到了這個村子采訪。

板上村支部書記張煥嬌告訴記者,板上村始建于隋朝,原來叫班珩村,因為文字生僻,1955年被改成了板上村,由板上、千莊、東嶺三個自然村組成,村里張、滿、任、李四姓為大戶。

為證實薛河就流經他們村莊,張煥嬌帶記者來到了村子西部的張家墓園,記者看到,在一通1955年12月立的“張二公”的墓碑上,刻著“雙峰巍巍護聯吉地,薛河洋洋環繞佳城”的對聯。張煥嬌說,村子東面就是有著雙峰的房山,薛河自上游的柴胡水庫一路流來,流經他們村西之后90度轉彎向東流去,最后蜿蜒流進了石嘴子水庫。一千多年來,板上村村民臨水而居,在薛河的懷抱里盡享大自然的恩惠。

板上村西南的薛河轉彎處是一座幾十米高的小丘嶺,記者看到,因為常年的水流沖擊,嶺下巖石突起,形成了一道二三十米高的懸崖,許多植物從崖上垂下,郁郁蔥蔥,煞是好看。51歲的村民張培俊告訴記者,這處河道被村民稱為“前河沿”,有十幾米寬,最深處不見底,傳說有鏊子大的老鱉藏在里面。懸崖下有泉,冬暖夏涼,常年不干,過去干旱時其他村中的村民都來此挑水,因為長年累月的舀水,泉下的石板上自然形成了一個圓形的臼窩。村里1959年曾治理河道,作為滕縣當年的典型,“治山治水,第一面紅旗”這幾個字曾被刻在石碑上,至今這座石碑還在。

順河東行幾十米,一座數米寬的石板橋橫在河道上,橋頭有著“立新橋”字樣的石碑。村里83歲的老書記張煥印告訴記者,這座橋是他1973年領著60多名村民修建的,橋上的石板全部來自張家老林,那次一共建成了三座石板橋,方便了村民的出行。記者看到,這座30多米長的石板橋經過40年的風雨,依然堅固,橋西側兩個石雕龍頭栩栩如生,仿佛要伸到薛河中飲水。

在石橋南側是一座用青石壘起的數米高的戲臺,村里沒人知道它建于何朝何代,直到六七年前這座戲臺還在使用。張煥印老人說,當年石橋附近有集市,戲臺上經常上演梆子戲、柳琴戲,那可是村里的一景,現在電視、電腦普及了,也沒人來演戲了。看著這座長滿了野草的古老的戲臺,老人的眼中似乎有著一絲留戀和遺憾。

漫步村中,不時能看到各種大小的奇石。張煥嬌告訴記者,他們村里盛產奇石,遠銷各地,很多村民都靠著奇石發家致富。板上村因為歷史悠久,文化遺存較為豐富,村里有關帝廟遺址,村東還重修了極樂庵。村子當年是八路軍的根據地,現在村里還有解放前留下的炮樓,和上百年歷史的“板上藥鋪”。張煥嬌說,“板上藥鋪”當年非常有名,傳了好幾代人,因為老中醫張桂森醫術高、醫德好,周邊地區的病人都慕名而來,老人還曾救治過八路軍傷病員,解放后曾擔任滕縣中醫院院長等職務。“板上藥鋪”由張桂森的四兒子開到了七八年前,現在仍有20多間老房子保護完好,這些房子由塊石壘就,青瓦覆頂,門前石階光潔,墻上還有一個石質的“拴馬橛”,由此可見當年藥鋪的輝煌。張煥嬌說,張家院中還有一棵百年樹齡的桂花樹,頗為珍貴,每到秋季桂花飄香,滿村都能聞到。

柴胡溯源

離開板上村,記者來到了水泉鎮東部的柴胡村,這個位于柴山腳下的小山村便是靠近薛河源頭的村子。

水泉鎮黨委宣傳委員王福貴告訴記者,柴胡水庫是上世紀50年代末建成的,現在的水庫位置就是當年村莊的所在地,為了蓄積從周邊山澗流淌來的溪流,村子整體搬遷到了高處,建成了這座水庫,柴胡村便也變成了分居水庫東西兩岸的東、西柴胡。

記者看到,柴胡水庫蓄滿了水,雨滴打在水面上,蕩起陣陣漣綺。在這靜謐的湖光山色中,綿綿細雨擋不住垂釣愛好者的興致,水庫兩岸擠滿了一個個挑竿靜坐的垂釣者。來自市中區的王先生告訴記者,柴胡水庫水質好,風景美,他和朋友經常來此垂釣,其實他們大部分都是“釣翁之意不在魚,在乎山水之間也”,原生態的薛河源頭,令他們流連忘返。

在水庫的東側,記者看到一塊較為平整的巨石立在岸邊,非常惹眼。王福貴說,這塊石頭可有來頭,該村現年90歲的村民許培友,1946年擔任附近4個村的支前民兵班班長,當年10月,時任新四軍軍長、山東軍區司令員的陳毅曾率部駐扎在柴胡村。陳毅讓許培友用苘毛扎制成“大筆”,并幫他扶著梯子,在巨石上寫下了“消滅還鄉團,鏟除頑政權”的宣傳標語。前幾年這處珍貴的標語還清晰可見,見證了這里是革命根據地的歷史,可惜的是經過風雨侵蝕,現在已經看不到了。

龍泉梵唄

薛河流經的沿途名勝古跡眾多,有著“百里薛河景,千年始祖情”之說。水泉鎮作為薛河的發源地之一,同樣有著眾多的名勝古跡點綴在山水之間,而龍泉寺便是最有名的代表之一。

下午三點半,當記者踩著泥濘趕到龍泉寺所在的山腳下時,天公依然不作美,降下瓢潑大雨,大家被汗水浸透又暖干的衣衫,馬上被淋得里外透。在掛滿了果實的山楂樹下躲過這陣急雨,在滿山的霧氣氤氳中,聽著泉水聲,來到坐落在龍峪里的龍泉寺。

龍泉寺年輕的住持僧隆啟法師告訴記者,該寺院應當建于唐宋年間,距今已是一千多年的歷史,滄桑歷盡,寺廟舊貌已難考,現在僅存幾間正殿和廂房。自眼爽法師圓寂之后,近20年來寺院一直無人管理,房頂坍塌,院墻傾頹。為了重現龍泉寺昔日的輝煌,打造一處“凈宗道場”,去年底開始,他四處化緣,重建龍泉寺,目前幾處房頂均已換上了仿古的青瓦,工程還在繼續中。

記者看到,寺里一棵600年樹齡的銀杏樹根深葉茂,幾通古碑記錄著寺院的歷史悠久,幾位居士前來燒香許愿,音響里傳出的佛教音樂和著裊裊的青煙,似乎已將塵世的煩惱拋向遙遠。寺廟西側數米,有兩塊小山般的“吸水石”,一塊下面形成一洞,洞里有石碑和墻基,疑為古時地震,石從山降,滾落至此,幸未傷及寺院。越過雙石,便是長滿了蘆葦的小山坡,在一塊青石之上,兩股清泉從頗似龍鼻孔的石隙中汩汩流出,水花四濺,水聲叮咚作響,似梵唄清音,在山谷中回蕩。泉水順坡流下,在寺旁匯集成溪,水質清冽,蜿蜒流淌。

隆啟法師說,傳說古時寺廟興旺時,西側設有廚房,泉水經廚房通禪院。開飯時廚房僧人將飯缽放在水上,漂至殿前從不傾覆,眾僧列坐溪水兩側,飯缽到而食之,如蘭亭雅集一般,頗為有趣。那時廟內碑碣林立,銀杏高聳,蒼松參天,眾僧聽泉誦經,如入極樂世界……

龍泉寺得天然之妙境,遇執著之和尚,相信會成為薛河流域又一佛教圣地。

新聞錄入:池研 責任編輯: 池研
相關文章

千年古臺曬米城

探訪泥溝風物

棗莊論壇熱圖
棗莊新聞網版權與免責聲明

棗莊新聞網版權與免責聲明:
① 凡本網注明“稿件來源:棗莊日報、棗莊晚報、本站原創”的所有文字和圖片稿件,版權均屬于棗莊日報社和棗莊新聞網所有,任何媒體、網站或個人未經本網協議授權不得轉載、鏈接、轉貼或以其他方式復制發表。經本網協議授權的媒體、網站,在下載使用時必須注明“稿件來源:棗莊新聞網”,違者本網將依法追究責任。
② 本網未注明“稿件來源:棗莊日報、棗莊晚報、本站原創”的文/圖等稿件均為轉載稿,本網轉載出于傳遞更多信息的目的,并不意味著贊同其觀點或證實其內容的真實性。如其他媒體、網站或個人從本網下載使用,必須保留本網注明的“稿件來源”,并自負版權等法律責任。如擅自篡改,本網將依法追究責任。如對稿件內容有疑議,請及時與我們聯系。
③ 如本網轉載稿涉及版權等問題,請作者來電或來函與棗莊新聞網聯系。
※ 聯系電話:(0632)8166090

新聞推薦
24小時排行 /熱帖
分享按鈕 多乐彩票官网